龙岩国资协会官方网站欢迎您!
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

一漂南溪揽土楼

编辑:龙岩国资协会 2018-11-02 15:23
虽然只是试漂,溪水很浑浊,但在一艘艘鲜黄的皮筏艇漂过南溪村庄的时候,还是立即吸引了许多村民。溪岸上,一个个手脚黢黑的孩子欢叫着,追逐着;不少头发稀白满脸皱纹的老人,更是掩饰不住 ..

一漂南溪揽土楼
江文明

虽然只是试漂,溪水很浑浊,但在一艘艘鲜黄的皮筏艇漂过南溪村庄的时候,还是立即吸引了许多村民。溪岸上,一个个手脚黢黑的孩子欢叫着,追逐着;不少头发稀白满脸皱纹的老人,更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指指点点的,发出一声声感叹。

南溪风光独特,自凹口到洋多,“奇山异水,天下独绝”。从空中俯瞰,她就像一个裂开了大口的巨蚌,两旁山峦耸翠,逶迤磅礴;中间为一条10多米宽的溪流,清凉碧透的溪水从实佳村的凹口流经架里,然后一路淌下,蜿蜒20多里,很有些“青山藏不住,毕竟东流去”的韵味。斑驳、沧桑的土楼,就矗立在大山脚下、溪水之滨。由于具有巨大的旅游发展潜力,龙岩市文旅集团与永定区文旅集团联袂打造“南溪漂流”,并于7月2日进行了首次试漂。

许多年前,南溪还是外人心中“很山”的地方,村民大多没见世面,平日耳闻目睹的几乎就是邻里间家长里短的事。在我还算清晰的印象中,那些皮肤黝黑、说话粗犷的农民,除了盼望粮食多收一点外,似乎很少还有别的什么企盼,闭塞、贫困的生活,使他们的思想变得保守、迟钝,以致于他们从不敢想望抑或也根本想不到什么。然而,谁也没料到如今南溪竟有了“漂流”,这的确是破天荒的事。村民们讶异、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许多老人情不自禁地说这原本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游乐居然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前,委实让人有点不敢相信。

南溪漂流始自架里。架里是实佳的小自然村,人烟稀少,周围群山环抱,一年四季,竹木苍翠,泉水潺潺。晴天丽日的时候,“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从架里起漂,水从大坝的管道涌出,立即“哗哗”作响,汹涌的大水很快就把干浅的溪坝涨起来。放下皮筏艇,坐进去,沿着水道往下漂。开始时,由于溪床势陡,水道较窄,皮筏艇在洪水的巨大冲力的作用下急速下滑,溅起无数的水花,把人打得浑身湿漉漉的,还引来女人们大声的尖叫,特别是骤然失重的感觉更让大伙欢呼“刺激”。南溪的溪流曲转多变,溪水流出20多米远便折一下,再冲刷回旋成一个个较深的碧湾,水流至此突然变得温顺、安静,“游鱼细石,直视无碍”,让人产生急欲跃水捉鱼的冲动,无奈它们“俶尔远逝,往来翕忽”,徒惹艳羡与叹息。令人销魂的是,艇桨一动,水亦动,激起的涟漪让岸边的土楼摇摇曳曳,姿态万千,在葱茏葳蕤的青山倒影的映衬下美不胜收;而水似婉约的知心人,时而急,时而缓,时而流连,让游人淋漓酣畅地感受那蜚声八闽内外的水缸楼、畚箕楼、八角楼、环极楼、衍香楼和振福楼的芳姿倩影……

南溪的溪坝多石头,或大或小,长的短的,扁的圆的,毫无规则,杂然列布。溪中石罅间长着一丛丛茂盛的芦笛。皮筏艇从此经过,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的联想。长期以来,南溪人以耕田为主,不少田丘分布在楼前溪岸边,在溪中漂流,抬首之处满眼是庄稼,金色的阳光穿花过树投下一地的阴凉,偶尔还看到鸟雀的掠影,这使人自然想起徐矶所说的“水满田畴稻叶齐,日光穿树晓烟低”。

仰慕南溪,拥抱南溪,还因为这里的南江是闻名遐迩的美丽乡村。凡到过南江黄金坝的人,无不被她的秀色深深折服。黄金坝乃休闲胜地,上有双溪交汇,小桥流水;下有一泓深潭,天光云影,古松倒映,一排整齐的石跳犹如琴键,有时山呼海啸,有时泠泠作声,有时静默肃然;夹岸红亭绿草,杨柳依依,横亘在溪上的摇晃桥常常把一茬茬游客的欢声笑语抛上云霄。

白驹过隙,世事变幻。40年过去,南溪已翻天覆地,容光焕彩。望南溪,“风烟俱净,天山共色”。倚靠在柔软的皮筏艇上“从流飘荡,任意东西”,尽情观赏溪岸上奇伟瑰丽的南溪土楼群及其美丽的山川,是何等的欣悦,何等的畅快!无怪乎南溪漂流被誉为“福建土楼第一漂”。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龙岩国资协会的稿件,版权归龙岩国资协会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281人阅读